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正规赌钱软件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圣武星辰(乱世狂刀) 1586、只有你

      赤帝被两大强者瞪了一眼,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脸上很是尴尬。

    宋皇解围道:“此时需要从长计议,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众人神色不一,纷纷点头。

    观星府的弟子们,则是亡魂未定,看着坍塌的【星轨祭坛】,欲哭无泪。

    星帝道:“命府中弟子,即日起,开始重建【星轨祭坛】。”说着,又看向龙帝等人,道:“诸位,祭坛是父神先主所需之物,不可久废,必须尽快修葺,需要诸位的鼎力协助,还望勿要推辞。”

    “这是自然。”

    “观星府但有所需,直接开口即可。”

    “这是整个天道盟的大事,相信没有人会拖沓。”

    几大帝皇强者纷纷表态。

    便是李白等人,心中也不得不承认,天道盟内部诸大强者之间的协作和团结,并不比飞升者阵营逊色多少。

    众人离开。

    ……

    ……

    攀桂殿。

    李牧独坐主座。

    手边两侧,则是飞升者阵营的五大柱身,还有天道宫的诸大帝皇强者,分别落座。

    一番商议讨论。

    最终,也没有得出什么明显结果。

    四副未来图,可以拼凑出无数个故事来,每个故事的开始和结局还完全不同。

    图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残缺不全,但有点可以确定,与李牧有关的部分,也不能直接表明李牧的立场和真正身份。

    尤其是从鬼谷子所看到的那一副未来画卷中,李牧与牧云仙主一起出现在陌生之地的情境来看,两人的关系,应当是极为不错,大概可以推翻第一次仙道推衍图的结果,坐实李牧是天道宫小公子的身份了。

    “那陌生之地,莫非是上三天?小公子和父神,一起进入到了上三天。”

    “可为何上三天是一片残缺宫阙,白骨遍地?不,应当不是桑三天。”

    “不管如何,小公子的身份,如今可以完全确定,无需再有质疑了。”

    “这倒是。”

    “呵呵,不管怎么说,至少在未来,先主父神的确是进入到了上三天,这绝对是一个大好消息,毕竟画面中,没有太始道尊这个老贼……”

    “对,还有,刘道友看见小公子被一柄白色的剑洞穿身躯,但并不意味着就此陨落,以仙主父神的修为,必定可以逆天改命。”

    “是啊是啊。”赤帝一听这个话茬,连忙接上,道:“所以,小公子大可以放心。”

    李牧微微一笑,不多说话。

    这,就是众人最后得出的结论。

    而另外一个结论,就是关于第一次天机推衍图,双方阵营更是一致认为,怕是被道尊盟暗中阻挠算计了。

    毕竟道尊盟中,有当今中三天两大巨头之一的太始道尊坐镇,如果此人出手的话,是可以隔绝和虚拟天机,导致观星府的第一次推衍,出现与现实截然相反的结果。

    且道尊盟也有这么做的理由。

    一番议论之后,众人也都离去。

    星皇、星帝、鬼谷子和刘基四人,伤势不轻,需要回去调息修养。

    而其他人,也各有要事。

    今日天机推演

    的结果,必定是要拿到各自阵营的内部,详细讨论。

    李牧原本想要单独留下鬼谷子,详细问问清楚。

    但转念一想,这样做,反而容易引起各方的怀疑和猜测。

    于是作罢。

    等到众人都离开,李牧依旧端坐于主座上,脑海之中,无数个念头和可能性在疯狂地运转闪烁。

    对于那四副所谓的未来天道图,他已经不去关注和纠结了。

    因为可能都是假的。

    在这四幅未来天道图上,花费太多精力,反而是容易被误导。

    现在他想的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去拜见鬼谷子。

    谜底,必定是从鬼谷子的身上揭开。

    只是,在天道宫这样的地方,自己的行踪,很容易暴露。

    一旦被天道宫的人发现,自己私下去见鬼谷子,必定会引起一些不太好的怀疑。

    “头大啊。”

    李牧叹一口气。

    自进入中三天以来,迷雾一团接着一团。

    到现在,他真的是有点儿懵了。

    正想着,突然外面传来脚步声。

    李牧抬头一看,表情微微一怔。

    竟是观星府的星帝。

    此人竟是去而复返?

    所为何事?

    李牧心中想着,表情却是没有任何异状,微笑着道:“星帝前辈,去而复返,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单独告诉我吗?”

    星帝面色,有点儿复杂。

    他看着李牧,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才道:“我又一些事情,只能告诉小公子一个人,还请小公子隔绝周遭一切气机,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嗯?

    李牧心中奇怪。

    “就连赤帝、龙帝等前辈,也不能知道吗?”

    他故意问道。

    星帝点头。

    李牧道:“可是,前辈你这样光明正大而来,别人肯定看在眼中,想要保密,怕是不可能的吧。”

    星帝道:“我自有手段,没有人可以知道我来到了攀桂殿。”

    李牧揉了揉眉心。

    试探?

    还是真的有要事相告?

    略微犹豫之后,李牧屈指一弹。

    十六道刀光,飞射而出,遁入虚空涟漪之中,迅速消失不见。

    同时,以李牧为中心,亦有一道道看不见的时光流波,流淌出去,覆盖了大部分的攀桂殿。

    “好了,前辈可以说了。”

    李牧指了指旁边的冰椅子。

    星帝自是清晰地感觉到,整个攀桂殿,两人所在的位置,像是直接从原本的区域之中消失了,一种极为诡异难以形容的感觉,就仿佛周遭一切都模糊不定了起来,硬生生地与整个世界天地脱节一样了一样。

    他心中,不由得暗自凛然。

    很可怕的手段。

    这位小公子的修为,显然是要比他之前推算的更神秘。

    “其实,今日的天机推演结果,我并没有说出真相。”

    星帝的第一句话,在李牧的预料之中

    ,但也让李牧心神狂跳。

    果然。

    不只是鬼谷子一个人说谎了。

    “不知道前辈看到的真相,是什么呢?”

    李牧语气平静地问道。

    星帝脸上,隐约浮现出一丝挣扎之色。

    很显然,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有些犹豫。

    让星帝这种身份地位和修为的人,犹豫纠结到如此程度,到底他在天机推演之中,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

    李牧越来越好奇了。

    而且,是什么样的缘故,竟然让星帝选择和自己来说。

    在李牧的注视之下,星帝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道:“我看到,先主附身从闭关中醒来,化身为魔,斩杀了天道宫的所有人,就连我们六皇六帝,也被先主父神,一一斩杀,吞噬了精元……那是一副非常恐怖的画面,我现在仿佛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仙主父神一剑刺穿我的仙道本源时,那可怕的画面!”

    李牧这一次,真的是大吃一惊。

    牧云仙主斩灭了天道宫所有强者?

    怎么会这样?

    如果这话,不是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场景下,从天道宫六皇六帝之一的星帝口中说出来,李牧是绝对绝对不会相信一点点的。

    但即便是如此,李牧也无法全信。

    因为,他现在依旧无法确定,星帝说的是真是假。

    万一他看到的另外一些与自己有关的画面,进而故意前来,利用一些谎言,来套取一些信息呢?

    李牧仔细观察星帝的表情。

    他刚才说话时,那种心悸,仿佛不是在表演。

    一个仙圣级修为的存在,那种惊悸和恐惧,绝对是发自于身心灵魂,才能如此精神状态。

    “这些话,其他人知道吗?”

    李牧问道。

    星帝摇头。

    李牧又问道:“既然如此,前辈为何要告诉我呢?龙帝、赤帝和宋皇等人,与前辈的关系,应该是更为深厚吧,这种事情,前辈应该去与他们商议啊,就算是你不想与他们商议,也可以与星皇前辈商议,毕竟你们二人同气连枝,彼此都是世界上最为值得信任的人才是。”

    星帝苦笑道:“这种事情,我若说出来,他们信不信还两说,即便是信了,以他们对于仙主父神的狂热信奉,也不会有任何异议,哪怕是父神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接受。”

    李牧道:“这么说来,六皇六帝之中,前辈对于牧云仙主的信奉崇拜,是远不如其他人的吗?”

    星帝摇头,道:“我对父神的信仰和崇拜,自是不比其他任何人弱,但是,只有真正看到了未来的那一幅画面,真正感受到了当时的恐怖,才会明白我的心情,我能够感觉到,父神化身为魔,已经不是他自己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但那绝对不是仙主父神的本意,其他人都感受不到那一幕,所以他们也无法理解我的选择。”

    李牧道:“还是那句话,为什么选择告诉我?”

    星帝道:“因为我虽然没有看清楚关于你的未来,但是,洞察推衍天机的时候,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有一种感觉,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它在不断地告诉我,只有你,才能化解那一切,只有你才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

    他看着李牧,眼神中,充满了肃穆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