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正规赌钱软件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生活系游戏(吨吨吨吨吨) 第四百九十九章 BAR

      江枫其实对高中食堂没什么印象,他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吃食堂的次数非常有限,基本上都是因为老师拖堂导致没什么时间吃饭才会选择吃食堂。

    这次被吴敏琪带着吃食堂倒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在去食堂之前吴敏琪领着江枫在学校里逛了一圈,平心而论,作为一所高中吴敏琪的母校占地面积绝对算是大的,不光有田径场还有小型网球场,体育馆也有设施相当齐全。

    等二人到达食堂时,食堂里已经没多少人了,只有少数几个学生在安静的吃饭。

    因为只有高三生在校又是最后一天上学的缘故,二层的食堂只有第一层对外开放,只有一位食堂大妈坐镇打菜窗口。荤菜只剩下辣椒炒肉,素菜和花荤还有五六种,只不过卖相都不怎么好看。

    江枫在仅有的几个选项里选择了看上去不辣的炒青菜和西红柿炒蛋,食堂大妈以为江枫是老师给他舀的菜格外的多,见他没打荤菜还给了小半勺辣椒炒肉。吴敏琪没吃饭去卖饼的窗口买了最后一个南瓜饼。

    江枫和吴敏琪找了一处灯光比较亮的地方坐下,因为后面坐了一名一边吃饭一边看单词书背单词的高三学生两人吃饭全程都很沉默,生怕因为说话打扰到他学习。

    一直到江枫和吴敏琪吃完了饭那位背单词的学生还坐在原地未动。

    离开食堂后江枫和吴敏琪没有第一时间去吴嘉良的酒吧,而是手牵着手去没有灯光一片漆黑的田径场散步。这个田径场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绿茵草地看起来都不绿了。

    田径场很空旷一个人都没有,也可能有人只是江枫没看见,在这么昏暗的地方他的视力只能支持他看清五米之内的事物。

    “琪琪,你们学校的田径场一直都没装灯吗?”江枫一边沿着跑道走一边问道。

    “田径场里没装,但是外边路边有,估计是今天不用上晚自习学校里没什么人所以没开灯。”吴敏琪道。

    两人绕着田径场慢悠悠地走了两圈全当饭后消食,第二圈结束后吴敏琪看着脚下的橡胶地,笑着道:“枫枫,你知道原先我在A大晚上夜跑的时候,看见其他情侣手牵着手大晚上在田径场里散步是什么感觉吗?”

    “羡慕?”

    江枫表示别说是在A大的时候,就算是在高中的时候看见情侣牵手他都会羡慕。

    “不,我觉得他们挺傻的,什么都不做就牵着手在田径场里遛弯。”吴敏琪道。

    “那现在呢?”

    “我觉得我们俩也挺傻的。”

    吴敏琪和江枫相视一笑,牵着手像两个傻子一样离开了田径场。

    两人离开吴敏琪的高中之后,打车直奔吴嘉良的酒吧。

    据吴敏琪说,吴嘉良酒吧所在的位置不错,在当地著名的酒吧一条街,整条街上放眼望去全是酒吧,竞争非常激烈。也是因此吴嘉良最初开酒吧的时候吴家人才会不看好,毕竟一个拉小提琴的突然转行去开酒吧,就算他长着一张会开酒吧的脸也不符合人设。

    吴嘉良的酒吧吴敏琪只去过一次所以并不熟悉,吴敏琪和江枫拿着手机按照吴嘉良发给吴敏琪的图片从街头找到了街尾,宛如两位并不专业的狗仔一般反复确认了数遍才敢踏进去。

    吴嘉良的酒吧名叫:BAR。

    简单明了,一看就有倒闭之相。

    在迈进去的那一刻,江枫是激动的。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不仅没进过酒吧连酒吧门都不知道朝哪儿开的成年男性,江枫觉得今天的一小步将是他人生的一大步。

    江枫曾经对酒吧有很多想象,这些想象基本都来自于电视剧。

    吵死人的音乐,闪瞎眼的灯光,一群在舞池里明明只是在挥手却挥得十分起劲的喝high的青年男女。

    灯红酒绿,酒池肉林,少儿不宜,违法乱……

    后来江枫才知道,那叫迪厅……

    而且是平行世界电视剧里的迪厅。

    江枫和吴敏琪进去的时候吴嘉良的酒吧还没有开始营业,灯是全亮的能把酒吧全貌看得很清楚。

    没有音乐,没有吵闹声,吧台后有几个酒保正在无所事事,演出的乐队还在舞台上调试设备。吴嘉良就在坐在靠近门口的卡座上全神贯注地用手机发消息,没注意江枫和吴敏琪来了。

    “你好,两位客人,我们店还没有开始营业你们可以先找个位置坐下。”一位服务员面带笑容地对江枫和吴敏琪道。

    “我们来找人。”吴敏琪对服务员笑笑,冲吴嘉良招手,“嘉良哥。”

    吴嘉良听见叫声抬头,见吴敏琪和江枫来了连忙放下手机朝他们走去。

    “呦,琪琪和未来妹夫到得够早的,你们先去吧台坐着,让我来给你们露一手。”吴嘉良撸起了袖子,看他这架势是要调酒了。

    江枫和吴敏琪去吧台坐下,吴嘉良走到吧台后面拿出工具开始调酒。江枫不清楚调酒的具体步骤,只是觉得吴嘉良那个各种杯子在手上大幅度地摇晃的样子看起来还挺帅的,正思考着要不要去报个调酒培训班学习一下如何帅气且不失逼格地在女朋友面前调酒,光线突然一下就暗了下来。

    营业时间到了。

    舞台上的乐手弹起慢调的吉他,驻唱歌手还未就位,店里除了江枫和吴敏琪之外也没有其他客人,一切都随着音乐慢了起来,就连时间也是。

    “琪琪,你大堂哥开的这店可真不像酒吧。”江枫感叹道。

    “嘉良哥说酒吧有快的也有慢的,他就喜欢开这种小资一点的慢酒吧。”吴敏琪解释道,“之前大伯和大伯母还劝过他把这家店改成音乐餐厅,但他就是想开酒吧。”

    “为什么?”江枫觉得吴嘉良如果想把酒吧改成音乐餐厅的话只需要把桌椅换换灯光调亮一点,其余的什么都不需要变。

    “不知道。”吴敏琪摇头。

    “我知道。”大堂嫂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换了身打扮。

    大衣还是那件大衣,但身上的衣服变成了律师西服套装,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的。

    大堂嫂走到吴敏琪身边,把大衣脱下搭在腿上坐下,就像是一位刚结束工作来酒吧放松的女律师。

    “老婆,想喝些什么?”吴嘉良把刚调好的两杯一模一样的鸡尾酒放到江枫和吴敏琪面前。

    在灯光的照射下,蓝色的鸡尾酒如深海一般瑰丽绚烂,让人挪不开眼。

    “新学的?”大堂嫂笑着看着吴嘉良。

    “来一杯?”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吴嘉良继续充当金牌调酒师的角色,专心调酒。

    “嫂子,嘉良哥为什么非要开酒吧,就因为他想调酒吗?”吴敏琪问道。

    开酒吧在年纪稍长的长辈们的眼中着实不是什么体面的工作。

    “他想证明自己。”大堂嫂笑道,看了一眼正在专心调酒的吴嘉良转过身去压低声音假装在看舞台。

    “这几年我接了不少商案,名气越来越大赚得也是一年比一年多。他的音乐教室又一直没什么起色,学生永远都是那么多,就算累死也赚不到我收入的四分之一。”大堂嫂叹了一口气,“我天天忙工作早出晚归的,家里的事基本上都是他在处理。咱们家亲戚多,那些嘴碎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背后说起闲话来一个比一个难听。吴嘉良从小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长得帅又会拉小提琴,高中的时候喜欢他的小姑娘都能组一个足球队,被那些人在背地里说他是吃软饭的心里怎么会好受。”

    “嘉良哥不是这样的人。”吴敏琪小声道。

    “他当然不是这样的人,但不代表他甘心被别人这样说。”大堂嫂看了一眼吴敏琪,笑了笑,“你还小没结婚不会懂的,这结了婚之后就不是两个人的事了,结婚和谈恋爱可不是一样的。当初我和你大堂哥谈恋爱的时候我爸妈都没反对,等到要结婚了就像炸毛的猫一样各种伸爪子瞎挠地不同意,就差以死相逼问我他们和吴嘉良同时掉进水里我先救谁了。”

    “为什么?”吴敏琪一脸不解。

    “你没觉得你哥长了一张很帅的渣男脸吗?”大堂嫂灵魂发问,“父母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觉得你谈恋爱归谈恋爱,结婚归结婚。你可以和长得很像渣男的人谈恋爱,但绝对不能和长得很像渣男的人结婚。”

    吴敏琪:……

    “所以还是琪琪你的眼光好,小江一看就特讨叔叔婶婶喜欢。婶婶肯定特喜欢小江吧,我今天看婶婶看他的眼神,那眼里的笑都快溢出来了。”

    “还…还行吧。”吴敏琪脸有点红。

    “铛铛。”吴嘉良敲了敲空酒杯,打断了她们的聊天。

    “亲爱的老婆大人,你的玛格丽特特饮调好了。”吴嘉良笑着道,将酒杯推向了大堂嫂。

    那是一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比之前给江枫和吴敏琪调的看上去都要剔透,都要用心的酒。

    这一刻,江枫和吴敏琪心中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三个字加两个标点。

    呵,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