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正规赌钱软件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旺夫小哑妻(叶染衣) 702、那你就自己去找(2更)

      老太太微微蹙眉,“你这孩子,怎么想起来掺和他们的事儿?”

    “当然了,如果老太太不把我当成一家人,我自然是没资格管的。”温婉补充。

    这可是老二费劲千辛万苦才保下来的闺女,太爷那边虽然嘴上不说,心里稀罕着呢,就连皇上都时时念着,她怎么敢不把她当成一家人?

    老太太如是想着,不得不点头应下,“好好好,你说的也有理,那就都依着你,让淑姐儿去家庙清静些日子。”

    温婉回到芙蓉院,告诉小柳氏老太太那边已经同意了她去家庙。

    小柳氏满脸的难以置信,“真的?”

    “自然是真的。”温婉伸手拨了拨她耳畔的发丝,“这两日你先在家里静养,等你好些了再启程,否则身子会吃不消。”

    小柳氏感激道:“谢谢婉姐姐。”

    ……

    陆晏彬很快得到小柳氏要去家庙的消息,他脸色变了变,第一时间赶来芙蓉院,就见温婉还坐在榻边跟小柳氏说着话。

    陆晏彬放慢脚步,嘴里喊道:“婉姐姐。”

    听到男人的声音,温婉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小柳氏颤了颤。

    她之前说了怕陆晏彬,但没想到会怕成这个样子。

    温婉一阵心疼,看向陆晏彬时,面上便没有好颜色,“你还有脸管我叫声姐姐?”

    陆晏彬尴尬道:“咱们是血脉至亲,您再生气,这层关系总不能说没就没吧?”

    说着,目光转向小柳氏,眼神柔和下来,“淑媛,好些没?还疼不疼?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小柳氏抖得更厉害了。

    温婉正欲开口,陆晏彬又道:“先前下人们说你要去家庙,该不是……在开玩笑罢?”

    小柳氏双手无措地绞着,没有回答。

    温婉出言回答,“是我让她去的。”

    “好姐姐。”陆晏彬满面纠结,“淑姐儿刚落了胎,她应该待在家里休养,家庙条件清苦,她去了那,会吃不好睡不好的,到时候恢复不好怎么办?”

    温婉冷笑,“你以为她留在家里就能吃好睡好了?”

    陆晏彬无言以对,沉默了会儿,再次望向小柳氏,“淑媛,你自己的意见呢?”

    小柳氏不敢与他对视,垂下眼哆嗦道:“我……我要去的。”

    “淑媛……”

    “行了!”温婉冷声制止,“好好一姑娘,被你折腾成了什么样子,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淑媛去家庙之前,不准你再来刺激她。”

    “不行啊姐姐。”陆晏彬道:“我不过来,怎么照顾她?”

    “那些年需要你照顾的时候,你干嘛去了?”

    犀利的言辞,再一次把陆晏彬问住。

    他看着小柳氏那害怕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中情绪翻涌,临走前说了句,“淑媛,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直到人走了,小柳氏都还窝在温婉怀里不敢坐直。

    ——

    小柳氏被送去家庙了。

    陆晏清坐在自己屋里,脑子里空荡荡的。

    他回想起温婉走后的这几日里,他曾有两次去芙蓉院看她,每次刚要碰到她的手她就害怕得直哭。

    小柳氏以前不是没在他面前哭过,但那个时候是因为苏黛,他们之间发生了争执,她委屈而哭。

    可现在,是害怕,纯粹被他的暴行吓出阴影来,只要他一靠近,她就觉得自己又要动手打她,又要灌她喝酒,整个人害怕得蜷缩起来。

    她一哭,就提醒着陆晏彬曾经都做过什么。

    回想起那些暴行,回想起自己的残忍,陆晏彬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他吩咐小厮,“备马。”

    心里总有股强烈的预感,她这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

    他要亲自去家庙看看。

    小厮为难道:“少爷,您后背的伤还没好呢。”又说:“世子爷让您料理家务,今儿的事还没理完,您恐怕丢不开手。”

    陆晏彬狠狠瞪了那小厮一眼。

    小厮闭了嘴,却是怎么都不肯去给他备马。

    陆晏彬不管不顾,顶着再被他爹打个半死的风险,自己去马厩牵了马儿,骑上之后直奔家庙。

    到的时候,静安师太却告诉他,少奶奶压根就没来过家庙。

    “怎么可能!”陆晏彬的情绪面临着崩溃,双眼赤红,“她明明跟老太太请示了要来家庙静养的,你们是不是把她给藏起来了,还是她吩咐了不让我进去见她?一定是这样,你让开,我要进去找人!”

    静安师太无奈道:“少爷,少奶奶真的不在这儿,您若是不信,自己进去看好了。”

    陆晏彬下了马,急匆匆冲进去,挨个把院子搜了个底朝天,不仅没见到小柳氏,就连随侍的两个丫鬟红香和红菱也都不在。

    家庙里没有小柳氏来过的痕迹,她是真的不见了。

    这个认知让陆晏彬觉得五雷轰顶。

    所以当日她说要来家庙,其实不是来静养,而是打算好了要永远离开陆家离开他?

    想到这,陆晏彬狠狠一捏缰绳,调转马头朝着国公府去。

    到了之后他去问老太太,小柳氏去哪了。

    老太太绷着脸道:“都让你打得跑去家庙静养了,你还有脸问?”

    陆晏彬不敢告诉老太太实情,又跑了一趟宋府,问温婉关于小柳氏的下落,温婉喝着茶,慢悠悠道:“我不是让她去家庙了么?想来这会儿已经到了吧?怎么,你想跟去见她?”

    “不对!”

    在温婉跟前,他再也隐瞒不下去,“淑媛没有去家庙,她不见了。”

    温婉问他,“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我才去过的。”陆晏彬崩溃道:“静安师太告诉我,淑媛不在家庙,我进去把里面翻了个底朝天,真的没有人,好姐姐,你帮帮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

    温婉眼眸微闪,“这天大地大的,我上哪去给你找媳妇?”

    “我知道你们家有很厉害的暗卫,只要让他们出面,一定能尽快把人找回来。”

    温婉听着就冷了脸,“你自己弄丢的媳妇儿,却让别人帮你找,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陆晏彬忽然道:“她是不是在你们家?”

    越说,他越笃定自己的想法,站起身就要去搜,云彩双眼一瞪,想去阻拦。

    温婉道:“让他去。”

    云彩蹙眉,“夫人,咱们家那么多院子,要让他都翻腾过来,那还得了?”

    温婉一脸无所谓,“东西两院,凭他去翻去找,找不到人,我再好好说道说道他。”

    于是陆晏彬真去找了,从内院到外院,从东院到西院,每个院落,每个园子,边边角角都没放过。

    等他把整个府邸翻过来,已经入了夜,陆晏彬后背的伤口因为浸了汗水而发炎,疼得他走路都发虚。

    磕磕绊绊地回到青藤居,他扑通一声跪在温婉面前,唇色苍白,“好姐姐,求求你了,把她还给我。”

    温婉问他,“你找了一天,找到什么没有?”

    陆晏彬攥着手指摇头。

    “那就说明她不在我这儿。”温婉说。

    “可她走不远。”陆晏彬笃定道:“她那么胆小的一个人,除了来投靠你,能去哪?”

    “胆小是因为被你伤得太深。”温婉反问:“你怎么知道离开你她的胆子不会大起来?”

    陆晏彬答不上话。

    这些天他被老太太冷待,被陆平舟鞭打,被温婉冷嘲热讽,今日又背着满身的伤把宋府这么大的地盘翻过来,伤口很疼,他很累,可是他不敢停,小柳氏会永远离开他的那种预感越来越强烈。

    或许真应了一句话,有些东西,日子一久你习惯了它的存在,习惯了它的寻常不起眼,就好似习惯了每个手指都有一个指甲盖,可真有一日将它拔了,那种疼,痛不欲生。

    敛下眼底情绪,陆晏彬艰涩道:“我只要她回来。”

    温婉语气无情,“那你就自己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