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正规赌钱软件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天阿降临(烟雨江南) 第254章 进攻

      李若白身体往后一靠,苦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硬汉。如果不是有急事要处理,我早他妈的让你给我上双份麻醉了。”

    “爆粗口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要处理的事情怎么样,似乎不怎么顺利?”

    “岂止是不顺利,简直是一团糟!几个无法无天的混蛋,毁了我的整个计划。”

    女医生向屏幕上瞄了一眼,说:“你的权限似乎和你的年纪不符。不过,是哪些混蛋毁了你的计划?”

    “陆战队的几个王八蛋!为了几箱酒和零食,就敢截我的运输船!如果我朋友因此出了什么事,那这就是他们最后一顿酒了。”李若白越说越是平静。

    “陆战队吗?他们确实有些粗鲁。”女医生轻描淡写地点评了一句。

    李若白关了屏幕,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说:“所有部队都动不了,唯一能用的部队还在轨道站上……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会。”

    女医生点头,默默地离开了病房。

    李若白则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此时此刻,他能做的实在不多了。

    越野车在荒野上高速行进,楚君归视野中无数数据闪烁,每一瞬间都会对周围环境做多次评估,以生成和检验最新的行动方案。

    一串子弹呼啸而至,在越野车边激起成片的烟尘。楚君归猛拉操纵杆,越野车启动喷射引擎,跃高数米,避过了一团闪烁着危险光芒的高能粒子。随后越野车顶的武器站猛烈开火,将大量子弹倾泻到前方一支拦截车队中。

    这辆越野车定位是战斗侦察车,火力相对于前方的装甲车来说明显不足。然而喷吐着火蛇的越野车从拦截车队中直接穿过,飞驰远去。拦截的几辆装甲车却有的静止,有的原地打转,眼睁睁地看着的越野车远去。

    接下来,装甲车一辆接一辆地起火燃烧,全身是火的战士们从车内逃出。好在他们的战甲品质过硬,只是燃烧的话还威胁不到生命。

    一名军官跑到一辆抛锚的装甲车旁,仔细察看车上的伤损。数发穿甲弹几乎只留下一个弹孔,液压油正从弹孔中汩汩流出。

    荒漠中,一支车队正在疾行,后方扬起滚滚烟尘。

    车队前后都是装甲侦察车,中央是则是两辆客车。只不过客车车窗全部被装甲板封死。

    车队前方是一座废弃村庄,村庄周围的防风墙有多处崩坏,暴露出里面只高出地面不到2米的房屋。

    车队刚刚接近村庄,准备进入,忽然从村庄背后升起数枚导弹,转眼间砸在车队头尾,摧毁了前后护卫的装甲车。

    随后越野车从村庄内冲出,穿过还在爆炸的装甲车,冲到了两辆客车旁边。一支枪口从车窗中探出,一枪一个,击毙了客车驾驶员。

    楚君归从越野车上跳下,操起一把电锯,直接锯开了装甲客车锁死的车门。

    他一把拉下车门,走进车厢。

    车厢内坐着十几名囚犯,都被锁在座椅上。他们没有战甲,也没有呼吸器,当车门被破开时,车厢内气压迅速降低,氧气流失,所有人都流露出痛苦神色。不过他们都很镇定,知道营救已经到来,全都在忍耐。

    楚君归迅速将一个个囚犯的镣铐斩开,每个脱离束缚的人都自己冲到车厢前部,在呼吸器上深吸几口,就冲出车厢,从联邦战士尸体上剥下头盔战甲,迅速武装自己。

    这些人都是盛唐的战俘,训练有素,穿上战甲后部分人警戒,部分人去帮助其他人寻找和穿上战甲。

    转眼之间楚君归就把第一辆车的囚犯全部解救出来,下车时顺便击毙两个守卫,又上了第二辆客车。

    楚君归一眼望去,还是没看到李玄成。

    楚君归手上不停,一刀刀挥落,在一众囚犯震惊目光中将合金镣铐斩开,轻易得如切面包。

    囚犯们纷纷跑向呼吸器的时候,楚君归忽然一怔,伸手拉住了一个囚犯。

    他缓缓回头,目光显得有些呆滞。

    楚君归在他肩上拍了拍,递给他一个头盔,说:“你跟我走。”

    这个囚犯看上去年近40,脸上已经有一些看得见的皱纹,实际年纪可能要大得多,动作也比其他人迟缓。

    他看着楚君归,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楚君归却不管他,直接把头盔扣在他的头上,拖着他下了车,然后将客车驾驶员从驾驶室拖了出来,剥下战甲,扔给这名囚犯。

    囚犯迅速穿上战甲,抓起步枪,跟着楚君归迅速穿过还在熊熊燃烧的战场。看到楚君归不断向前,囚犯忽然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奔去。然而他只跑出几步,就被楚君归拉住。

    囚犯不声不响,忽然一肘砸向楚君归面门。这一击突出其来,又快又狠,哪怕楚君归有面甲保护,也会被震得头晕眼花。

    楚君归上身只是微微后仰,幅度恰到好处。囚犯这一肘力量用尽,肘部战甲几乎要贴上楚君归的面具,但就是这最后几毫米的距离,说什么也不能跨越。

    楚君归随手在囚犯身上拍了两下。第一下就让囚犯如遭雷击,第二下更是直接震荡骨骼,再通过骨骼将震波传入囚犯耳廓,产生共振。囚犯脸色瞬间惨白,打开面甲,蹲在地上就是一阵呕吐。

    囚犯吐出的只是一些清水,看来这些天就没吃过什么东西。吐过之后,他重新站了起来,苦笑着看着楚君归。

    楚君归递过去一根高能食物棒。囚犯接过,只吃了一小半,就将食物棒收了起来。这种食物棒热量极高,入腹后会迅速膨胀。看来囚犯经验丰富,也非常有自制力,吃了两口就不再多吃。

    楚君归等他戴好头盔,将手中的步枪递了过去。

    囚犯有些惊讶,问:“你就不怕我再对你下手?”

    “不怕将刚才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的话,你尽管试试。”楚君归声音平静。

    囚犯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动手。眩晕到呕吐毕竟不是一件美妙的事。

    “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楚君归向着敌人纵深方向一指,说:“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