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正规赌钱软件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正文 第三千九百五十七章 无理的女人

      这时候,花沫竹走到了一套首饰前,那是一套白银缠丝双扣珠镯子,银器在首饰里不算是贵重的,但是那对珍珠却是这个镯子的点睛之处,也是这对镯子贵重的地方,当然,这对镯子的样式真的很是好看,简单却又上档次。

    花沫竹本就不是张扬的人,所以对这样简单的首饰比较喜欢,她看着那对镯子想要让伙计拿出来,可是又有点不敢。

    玄妙儿看出来小丫头喜欢这对镯子了,过去对着伙计道:“把这个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伙计小心的把一对镯子拿出来,放在了柜台上。

    花沫竹有点尴尬,因为自己知道这的东西不便宜,不想让玄妙儿破费,刚才自己确实是被这个镯子吸引住了,所以一时愣神了,现在有点后悔了,自己就不该真没见识,见了好看的东西怎么都不会掩饰呢?

    她对着玄妙儿道:“嫂子,我不看了,我不喜欢首饰。”

    这时候边上一个十四五岁,打扮的比较张扬,穿着一套蓝色裹身底裙,外罩金丝薄烟翠绿纱,头上插着镂空金镶玉的兰花步摇的女子走了过来。

    她用身子把花沫竹往边上一撞,然后拿起了那对镯子看了看,之后对着花沫竹哼了一句:“什么身份,也敢来这买首饰,也不看看自己的寒酸样,你能买得起么?这的首饰哪个不是百两起价,你是哪个府上不入流的庶女?看看这穿戴,还不如我们家的丫鬟呢。”

    这时候花沫竹的眼里闪着泪花,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家的身份不高,特别是自己爹是庶出的,加上自己本就不受祖父母喜欢,她生怕热了不该惹的人,让自己家更没地位,当然也有点担心自己连累了玄妙儿。

    所以她对着那个女子小声道:“对不起,我这就出去。”

    玄妙儿拉住了花沫竹:“你没错不需要道歉,更不用出去。”说完,玄妙儿对着那个华衣女子道:“你爹娘没教过你说话么?给我妹妹道歉。”

    那个女子冷笑了一声:“道歉?就你们让我道歉?一对的穷酸相,来这看看首饰过过眼瘾有意思么?看看你们身上头上的首饰加一起也没有我这一个特步摇值钱吧?让我道歉,可笑。”

    玄妙儿不喜欢带太多的配饰,穿的也是相对简单,所以在这个华衣女子看来,玄妙儿也是穷酸的人。

    并且玄妙儿生了孩子之后,也就不怎么参加什么京城这些女人的诗词茶会,加上跟玄妙儿同龄的基本都嫁人了,这一批年轻的世家女子认识她的也就少了。

    此时那个华衣女子看着玄妙儿一脸的藐视,好像她多高高在上一样。

    玄妙儿看着对面的女子,真的觉得这人让人生厌,眉眼倒挑看着就尖酸刻薄。

    并且这个女子也不是很有底蕴的家庭,因为自己头上虽然饰品少,但是就是那一柄翡翠簪子,就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就算是买得起,也未必买得到的。

    她眉头微皱看着那个女子:“我再说一遍,给我妹妹道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女子嘴一撇:“我的天啊,我好害怕啊,这是谁啊?还要对我不客气,你知道我是谁么?”

    玄妙儿看着这个女子真的是越看越觉得欠削:“不管你是谁,做错事就要到道歉,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那女子仰面笑了两声,没啥人附和,所以略显尴尬,她也就不笑了,看着玄妙儿道:“我可不需要你这下等人给我什么机会,我马莲莲可是十一王爷的表妹,你算是什么东西,要是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或许我还能给你一个活着的机会。”

    玄妙儿听着这个身份很想笑,一个王爷的表妹,说起来,一个王爷不知道多少表妹呢,这要是五福之内的都算上,真的是不知道排出去多远了。

    这个亲戚吓唬一般人还行,自己连公主都不畏惧,一个王爷的表妹,自己真的不放眼里。

    不等玄妙儿说话呢,花沫竹吓得腿软了,她想到是皇亲国戚的,觉得这命要保不住了。

    怎么都是死,不如自己一个人把事情扛下了,免得让玄妙儿跟着自己吃瓜捞了。

    她又要跪下去去求那个十一王爷的表妹马莲莲。

    玄妙儿一把抓住了花沫竹的肩膀:“沫竹,嫂子跟你说什么了?不用怕,有我在,还没有人敢欺负你了。”多亏花沫竹纤瘦,玄妙儿这才一手就阻止了她再次下跪。

    这时候马莲莲怒了,伸手就要去打玄妙儿。

    心澈一把按住了马莲莲,然后看向了玄妙儿,等待指示。

    玄妙儿过去对着马莲莲就是两个耳光:“跟我妹妹道歉。”说起来,玄妙儿这几年还没受过这样的气呢,竟然有人要打自己的脸,真的是活腻了。

    马莲莲被玄妙儿两个耳光扇的头晕,缓过来之后疯了一样奔着玄妙儿过来,并且喊着自己的两丫鬟一起上。

    心静看着这几个人摇摇头,都是什么虾兵蟹将,她一只手就把那两个丫鬟收拾了。

    心澈又按住了马莲莲:“夫人,继续打么?”

    玄妙儿对着马莲莲道:“今个你不给我妹妹道歉,就别想离开,道歉。”

    花沫竹害怕的看着玄妙儿:“嫂子,算了吧。”

    玄妙儿就是看着花沫竹这个样子,更是觉得不能算了,她这被欺负习惯了,以后要是一直这样,这辈子都是被欺负的命,就算是自己愿意给他撑腰,也不是能时刻照顾到了,所以必须让她自己够硬气了。

    她对着花沫竹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做人不能一味的退让,只会让有些人得寸进尺,活着要有尊严。”

    花沫竹很相信玄妙儿,但是一时的让她改变也很难,她点点头:“我知道了嫂子。”

    “之前心静给你的东西,该用的时候就用,对于对你不敬的人,不用心怀仁慈,因为你的仁慈未必会让对方感恩,反而可能变本加厉。”玄妙儿对着花沫竹教育到。